<ruby id="26172"><option id="26172"><div id="26172"></div></option></ruby>
<strong id="26172"><blockquote id="26172"><th id="26172"></th></blockquote></strong>

    <optgroup id="26172"></optgroup>
  1. <span id="26172"><sup id="26172"></sup></span>
  2. <ol id="26172"><output id="26172"></output></ol>
  3. <optgroup id="26172"></optgroup>
    <span id="26172"><sup id="26172"></sup></span>

    <acronym id="26172"></acronym>

    當前位置:首頁>資訊>>溫嶺鞋業借“網”尋路 100多家鞋企涉足電商

    溫嶺鞋業借“網”尋路 100多家鞋企涉足電商

    時間:2015-01-06來源:臺州商報

    摘要:從上個世紀70年代開始,經過近四十年的發展,溫嶺制鞋業形成了以民營企業為主體,社會化合作、專業化分工為特征的產業發展格局,并已成為溫嶺市的支柱產業之一。
      金洪青今年格外忙,特別是大東廠發生火災之后。作為溫嶺市鞋革業商會秘書長,他要往返于部門之間,獲悉鞋業的最新政策和動態;他要奔走于企業之間,了解企業的發展困難;他要穿梭于媒體之間,應付媒體關于溫嶺鞋業的關注眼光。

      可以說,溫嶺鞋業的發展變遷和問題所在,金洪青了如指掌。

      眼下,是網絡時代。

      溫嶺鞋業又該如何抵消互聯網帶來的負面影響,將其轉換成推動力?

      溫嶺的鞋企在思索,金洪青也在思考。

      產業名片

      溫嶺鞋業

      從上個世紀70年代開始,經過近四十年的發展,溫嶺制鞋業形成了以民營企業為主體,社會化合作、專業化分工為特征的產業發展格局,并已成為溫嶺市的支柱產業之一。

      但溫嶺鞋業總體規模龐大而集中度不高,產量巨大但效益不理想,企業競爭無序,創新意識不濃,產業鏈偏短,人才和技術力量尤為欠缺,品牌意識淡薄,這些都已嚴重影響到溫嶺鞋業的發展和產業層次的提升。

      今年年初,溫嶺大東鞋廠一場火災,更是讓混亂發展中的溫嶺制鞋業雪上加霜。

      痛定思痛,痛改前非。

      溫嶺制鞋業迎來大整頓。

      截至2014年5月底,溫嶺制鞋企業從1.1萬家降至6053家,下降45%,從業工人減少10.5萬人。而到了6月底,溫嶺鞋業總家數為4351家,同比減少48%。

      現狀

      外銷市場萎縮,企業損失不小

      前幾年,溫嶺鞋業革新了生產工藝和用料,品質整體提升,鞋業已形成中低價位、高品質區域品牌優勢。原先在東莞、晉江等地下單的國際大貿易公司悄然轉向溫嶺。

      “那幾年,是溫嶺鞋業的好日子,企業上半年接訂單,下半年忙生產,一年就這樣忙過去了。”金洪青說,那時候溫嶺企業生產的鞋子都靠外銷,人力成本低廉,能賺到錢。

      但是,中東,烏克蘭等國時局動蕩,去年上半年,溫嶺的鞋類出口開始下滑。據中國海關溫嶺辦事處數據顯示:去年1-6月份,鞋類出口總額為5.13億美元,同比下降3.94%;占溫嶺總出口額的28.5%。1月份溫嶺鞋類出口達1.19美元,是上半年最高峰,同比增加4.99%,而2月份鞋業下滑至0.45億美元,環比下降62.2%,同比下降41.2%。3月份開始復蘇,同比增幅轉正,但復蘇進程緩慢。

      對于主攻中東,烏克蘭等市場的出口企業來說,去年無疑是最痛苦的一年。據石林鞋業介紹,該公司產品50%出口烏克蘭,去年上半年銷售量為70萬雙,同比減少2/3,再加上烏克蘭貨幣貶值嚴重,鞋價就是上調了30%,利潤仍然下降20%。上半年有一筆3000多萬的烏克蘭貨幣因來不及兌換,幾天時間就貶值1/3,光是匯率就損失了400多萬元人民幣。

      成本居高,“刀片利潤”現象凸現

      金洪青告訴記者,他關注到美國波士頓咨詢公司近期公布的一項調查顯示:中國制造的廉價“王位”已遭“罷黜”,中國制造業的實際生產成本已接近美國,其中最主要的原因是勞動力成本的與日俱增。

      “溫嶺每年10%-20%增幅的用工成本,成為制鞋業不能承受之痛。雖然溫嶺鞋價也在逐年上漲,但由于市場競爭激烈,以及配套材料采購成本和廠房租金紛紛上漲,導致鞋價上漲幅度遠遠比不上成本的漲幅。企業利潤相對值越來越薄,‘刀片利潤’現象凸現。”金洪青說。

      再加上今年“1.14”特大火災,溫嶺鐵腕推進“三改一拆”和“五水共治”大整治行動后,制鞋業產業鏈發生斷裂,大量民工返鄉或改行,一季度鞋業普遍招工困難開工不足。

      土地資源緊缺,企業有外遷傾向

      隨著經濟的發展,溫嶺的土地資源日益精貴。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鞋企負責人告訴記者,2014年有鞋企為發展買地,土地已經達到400多萬元一畝。

      金洪青告訴記者,由于受土地的制約,一些制鞋企業被迫停產,面臨較為嚴峻的困境。與此同時,外省一些招商局開出了極具誘惑的產業承接條件,一些有發展擴張能力的規上企業已有外遷意愿和傾向。

      “一旦鞋企外遷成風,勢必嚴重影響著溫嶺制鞋業的良性發展。而對于大型企業而言,雖然直接影響不大,但其配套生產企業停產,間接將會影響企業長期生產。大型企業受制于配套產品供應不足,生產也會有所受限制。”金洪青說。

      應對

      注重品牌建設,給每個品牌一個故事

      2010年開始,浙江必克體育用品有限公司成為了國內鞋業巨頭百麗國際的貼牌商,并在貼牌生產過程中,學到了研發、生產方面的管理知識。

      自己公司出廠價40元的鞋子,貼了百麗國際的商標后,就能在商場里賣400元,必克鞋業的董事長袁康寧大受刺激。“10倍的價差讓我鐵下心去做品牌。”他將沒品牌的公司比作“沒有文化,寸步難行”。必克鞋業與中國皮革制鞋協會合作,成立了必克產業研究院,專門研發新產品。

      福德隆鞋業也開始在品牌建設上大做文章,面對小孩頻頻走失的新聞見諸報端,福德隆開發了一款定位芯片,巧妙地抓住了父母的心理。

      目前必克體育已經擁有了奇克運動童鞋、大力金剛男鞋、魔杖公主時尚女童鞋等多個面向不同細分市場的品牌。下一步就是要給每個品牌一個童話故事,讓孩子們在故事中喜歡上必克的品牌。

      記者了解到,到今年上半年,溫嶺鞋業已擁有國家級區域品牌榮譽稱號4個,省級區域品牌1枚,中國馳名商標5枚;省級著名商標6家、省級名牌產品3家、省級出口名牌2家,省級知名商號1家,省級技術中心7家、區域品牌11枚、省級政府質量獎1家。

      開展設備革命,大規模“機器換人”

      面對越來越高昂的人力成本,機器換人已成為許多企業的發展動力。

      金洪青告訴記者,必克鞋業率先投資600多萬元引進一條自動化生產流水線。原先一條流水線需要配備65名工人,采用這條生產線后,只需要10多名工人就能完成全部工序。按照每人年薪4萬元計算,這條流水線一年就能給企業節約200多萬元的人工成本。根據預估,這臺設備將使提高生產效率兩倍以上,空間節省率可提升50%~60%。

      相對于引進整體自動化流水線的大動作,其他鞋企更鐘情于局部工序的高科技投入。歐港、浙諾爾、卓凌等規上鞋業今年分別采購了100多萬元的新設備,如電腦針車,激光雕花機,激光切割機,自動刷膠機等,提高生產效率和產品質量,降低工人的勞動強度,有效緩解了招工難。

      此外,溫嶺一些運動鞋企業正積極通過新設備、新技術、新材料的運用,創新產品品種,提升市場競爭力,力求在供大于求的運動鞋紅海市場殺出重圍,立于不敗之地。

      100多家企業走上電商路

      天下事‘窮則變,變則通,通則久’。這句我國古代樸素唯物主義思想,很多溫嶺鞋企用自己的經歷進行了很好的詮釋。

      臺州雅克鞋業是溫嶺頗有知名度的內銷時裝休閑女鞋生產廠家。

      幾年前,該企業是橫峰眾多低檔女鞋的生產廠家之一,靠低價走量打天下,利潤微薄,做得很累。

      雅克鞋業老總鄭海華決心改革,創立自主品牌,通過提質減量,提高利潤空間。原來一條流水線50人,一天能做5000雙,現在一條流水線80人,日夜加班也只能生產4000多雙。

      但產品價位提高到55元起,超過橫峰鞋20多元,但比溫州鞋便宜10-15元,用溫州品質,溫嶺價格來確定市場競爭優勢。

      金洪青告訴記者,面對外銷形式的持續低迷,又恰逢互聯網時代的風生水起,溫嶺鞋業除了在質量方面花費心思,不少內銷企業紛紛涉足電商領域。據不完全統計,溫嶺鞋業目前開展電子商務的大小企業已有100多家,其中取得突破性進展的有5家。

    本文標簽: 鞋業

    相關商機: 鞋業

    分享到:
    search icon

    文明社會,從理性評論開始!

    發表評論(已有0條評論)

    歡迎您:

    (請登錄發言,并遵守相關規定

    網友評論僅供其表達個人看法,并不表明會搜同意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。

    大香蕉在线大香蕉在线